文章详情

创立华医学理论体系

来源: 本站 作者: admin 发布时间: 2020-06-17 15:26:07 浏览次数: 187

 

*文章出自《为苍生而战——李朝龙医学传奇》第四篇 第二章   医数十年来,李朝龙深深感到,医学本身,远不能满足社会的需求。

 

*文章出自《为苍生而战——李朝龙医学传奇》第四篇 第二章

 

 

从医数十年来,李朝龙深深感到,医学本身,远不能满足社会的需求。

 

他每天面对痛苦的病人,常常不分昼夜地站在手术台前。但是,每天仍然有大量的病例无法得到施治,不断有患者在极度痛苦中丧生……疾病吞噬健康,人心悲凉,埋怨医院、否定中医或否定西医的声音无处不在。他眼见着高昂的医疗费用与不满意的疗效极不相称,患方怨声载道,医方无能为力,紧张的医患关系难以缓解。

 

他总在想:是时候了!医学需要注入新鲜血液,来弥补现代医学的缺陷!医学应当以唯物辩证法的矛盾论去研究人体,应当主要研究以调节人体的阴阳平衡而防病、治病的方法!

 

他想起在部队当卫生员的那段美好时光。

 

他学习中草药、针灸、拔火罐、埋线、割治等中医治疗伤病的基本疗法和西医的基础知识,跟随草医上山认药、采药,学会了广东常见中草药的识别和用法。当他开始用那些基础治疗方法给战友们治病后,看到部队缺医少药,他常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去采挖中草药。那次带着通讯员到东莞的大山里,采回来一卡车中草药,又用自己发明的“土方法”自制丸剂、片剂和散剂,还治愈了营长的老腰病……

 

时至今日,他还清楚地记得,自己第一次用草药给战友治病。那是1969年初的一天,出早操期间,他背着药箱去连队巡视,发现三连一排有一个战士没起床。他一看,就知道是病了,伸手一摸,额头滚烫。这位战友是感冒发高烧。他一面通知炊事班做“病号饭”,一面就近寻找采集新鲜中草药。在营房附近的山上,他找到了一种叫“山大颜”的草药,立即熬水给战友喝,战友只喝了一次,就退烧,感冒好了!

 

他成为外科医生之后,也常用中草药和针灸治病。20世纪70年代,部队医科大很流行野外教学方式,医院里的中草药野外教学,总少不了要请他做老师,有时,李朝龙还得事先教会老师,包括中医专业的教师,因为这些教师不认识野外的生药,所以,不少中医教师都曾经向李朝龙学习中草药。每当李朝龙与别人去野外,他把注意力都放在观察中草药上,常常主动作“现场教学”……

 

当他在外科临床工作中,越是觉得西医西药的不足,钻研中医药的愿望就越来越强烈。他购买了大量中医药书籍,孜孜不倦地学习。

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,他除了给患者治病手术,从不出门应酬,也摒弃任何休闲娱乐。他把所有休息时间和全部精力,都集中在钻研中医中药上。他一边潜心研究中医中药理论的创新问题,一边义务给一些西医无能为力的疑难杂症患者治疗,重度肝炎、肝癌、肺癌、格林-巴利综合征、癫痫、强直性脊柱炎、不孕不育……一个个康复的病例,都见证了中医中药的奇迹。

 

一些经他做手术治疗的病人,也请求他开中药,帮助他们免去术后放疗化疗的痛苦。一些癌症病人吃了他开的方剂,术后生存时间也突破了医学历史的极限。

 

久而久之,病人们都会主动要求服用他开的中药。在中山、韶关等地的门诊,他几乎不用西药治病,乃至于一些患者不知道他本是外科医生……

 

就是在不断的实践中,他深深体会到了中药在自己理念主导下应用的良好效果。

 

 

但是,数千年来,中药的神奇作用,只掌握在极少数名医手里,神秘的中医理论体系,使中医技术传承的速度和质量受限。由于中医理论的深奥,又令其诊断和治疗方法显得复杂。同时,中医理论体系还缺乏简单实用的方法以指导中药临床应用。

 

正是由于不能量化,许多人认为中医不科学。

 

国内外,出于各种利益目的而提出取消中医的声音,从未消停。

这让他深感忧心!

 

在李朝龙教授看来,中国的西医大部分不懂得中药的应用,真是十分遗憾的事情!当他看到自己的大多数同事,只会治一些专科病,自己或家里人得了病也不得不求助其他医生,他很着急。

 

当他经过医院门诊大厅,看见各个挂号窗口、缴费窗口都挤满了愁眉苦脸的病人,他心里想:中国的医保费用不断增长,政府和个人的负担越来越重,急需要价格低廉、效果好的药物来作为基本用药,以便提高疗效、降低费用,确保医保的顺利推行。

 

普及中药知识,发挥中药的奇特效果,从根本上改变看病贵、看病难、疑难病症无法治疗的医疗现状,刻不容缓!

 

 

并且,进入新世纪以来,随着科学的发达、物质的丰富、生活质量的提高,人类回归自然的呼声越来越强烈,应用自然物品养生、治病的观念不断滋长,人们多么需要一本有帮助的医学书啊!

 

一个外科医生酷爱中医中药,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,而对于李朝龙来说,却是他的医学使命使然。

 

李朝龙教授认为,尽管医学技术日益发达,但新的疾病不断出现,病症也日益复杂化,单靠手术刀和西药,很难解决众多的疑难杂症。中医中药用的得当可治百病,这已经被华佗、李时珍、张仲景等传统名医所证实。但是,逐渐失传和失真的中医,在与西医的“比拼”中似乎乱了阵脚,大有即将没落之势。

李朝龙认为,中国的医学家,应该勇敢地站出来,逆转这样的趋势。他认为,从中医的全局理念和中药的作用方面来看,西医、西药本来就逊色不少。要兴医、惠民,必须要与时俱进,吸取现代科学成果和营养,将中医中药带进新时代,使之重新回到现代医学的舞台上。

 

要做到这一点,需要很多人的共同努力。不知道有多少人,在尝试后退却了。

他自从医以后一直在潜心研究中国传统医学,并试图创新她。

 

是啊,从医四十多年了,尤其是近十几年来的临床实践中,那些渐渐康复的病例,华药显示出的良好效果,逐渐坚定了他创立华医学理论体系的信心和决心

 

中医和西医的长期积淀,也已经到了由量变到质变的飞跃阶段,要对既有的东西进行总结和提高,是事物发展的必然。

 

李朝龙还认为,医学教育应成为国民基本素质教育的一部分。

 

因此,需要一部简而精的实用型教材,对人民生活的保健、防病治病起指导作用。如果实现了医学的大众化,就可以从根本上提高国民的身体素质和健康水平。

 

国医、国药既是科学,又承载了中华文化的一部分,他急切地期待它能快速地走出国门,走向世界,造福全人类。

 

世界在期待中华医学!

 

但是,中华医学要想被全人类所共享,它就必须现代化、数字化、程序化。

这个伟大的时代,需要勇于奉献的一代医者,去完成这个伟大的使命!

而他,李朝龙,他既懂西医又酷爱中医,一个孜孜不倦的学者,一个勇于探索的医学家,一个从不言败的大医,他义不容辞,要担当起既继承又创新中西医理论体系的重任!

 

在坚持了40多年的探索后,又经过十多年的思考和梳理,经过大量的临床验证,终于,到了向医学界、向全世界人民交代的时候了!

 

他在中医和西医之间找到了捷径,架起一座桥梁,创立了崭新的医学理论体系——华医学。

它让医学简单了,实用了,便利了,更有效了!

该体系突破了千百年来医学理论的框架模式,以生态人体结构和功能的一体论为基础,以古人的整体思维为向导,以精、简、易懂、实用为目标,用大众的生活语言谱写医学大纲和细节,让百姓看得懂、用得上!

 

 

——   END   ——